管仲的军队改革为什么如此失败?

都说爱钱的权臣没好命,可在齐国管仲看来,即便是爱钱也能成为国之重臣,还能成为贤臣。

随着乱战在春秋战国成为主流,诸侯列国们对有谋略之人的渴求就越来越急盼,管仲流亡鲁国之时,就有人向鲁国国君出谋划策,说是要将管仲杀掉以防后患。因为管仲不只是个爱钱的人,还是个很有治国之策的能人。

齐国新一代人已经崛起,齐桓公初登君位,有着很多的选择权,在振兴齐国的这条道路上,齐桓公需要那种能干的人,管仲自然就是。至少从这个时期看来,齐桓公的眼光还是很好的,决断力还是很强的。管仲跟齐桓公可能有着共同的爱好,史书中说齐桓公好色、好酒、好猎,这些爱好在很多人看来都是足以亡国的,但齐桓公有个大优点,就是对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朝臣很重视,比如鲍叔牙终齐桓公之世都是齐国的权臣,而高氏家族扶持齐桓公登位,则更是在这个时期发展壮大,成为齐国最大的家族之一。因此,尽心辅佐齐桓公的管仲,终其一生也在齐国享有很高的待遇。

《史记》载:“富拟于公室”,孔子则说“其侈逼上”,就是说管仲很富裕,富得比齐桓公还要有钱。当然这本身也是源自齐桓公的宠爱,《论语》中曾经记载,说齐桓公把齐国的市租,也就是工商经营的税收,拿出了十分之三赏赐给管仲,这可说国家的财富排第一,管仲绝对不会排第三,管仲绝对是春秋战国福布斯榜单上的重量级人物。

管仲对于齐桓公的赏赐,史书中没有记载过拒绝,也就是说管仲可能全盘接受了齐桓公给予的财富,这种心安理得也就功高盖主的管仲可以有。管仲有了如此多的财富,但是头脑还是很清醒的,甚至还曾举一反三,用他经商人的思维,大胆的发展对内对外的经济贸易,对鲁国、楚国等诸侯国采取经济战争,就是所谓的“以商止战”,把其他国家的财富大量的输送到齐国都城,极大程度的发展了齐国经济,齐国都城也从这个时期开始成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商业大都市。

齐国人在管仲的思维模式上,成为春秋战国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以经济致胜的诸侯强国,齐国百姓也受到了管仲之影响,大力的发展经济,齐国人以商贸致富的可谓数不胜数,这种自上而下而后,又从自下而上的反哺国家的经济模式,成为齐国发展的超级车轮。但是当大量齐人都以商业贸易成为众人艳羡的富翁而后,更多的齐人就不再愿意投入繁重的生产劳动,更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战场上厮杀,齐国的军事改革与商业改革对比,是要退居其次的。

齐桓公虽然频繁的对外作战,站在国家层面上来看,这些战争是在践行齐桓公的“尊王攘夷”,但是这是跟管仲所提出的“利出一孔”一脉相承的,管仲可能也认识到财富的聚集导致人心的离散,才要提出这样的理论,以强调国家对所有百姓和所有社会资源的绝对控制,齐国拥有大量的甲士和战车,但无法解决“为谁而战”的问题,这是机制造成的。也许管仲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曾提出了著名的“利出一孔”思想,强调国家对百姓和一切社会资源的绝对控制和分配,这本质上是在反对逐渐萌芽的私有制体系,尤其是高门贵族们的利益。如果贵族们的财富为国君所剥夺,这些贵族们是否还会听从国君之号令,实在是难说。当然,聪明的管仲不会放任自流,任凭这样的问题影响国家的发展,在他的改革中还有军事改革之说。

管仲推行“三国五鄙”,就是把国都分成三个部分,而周围的齐国土地则分成五个地区。其中国都的三个地区,主要居住的是国人,也就是多少有着贵族血缘或者服务于贵族的上等族群,而更为广大的土地则分配给了乡民,这些乡民主要从事繁重的农业生产等经济活动,这些人和居住在国都内的国人相比,最大的区别就是不能当兵打仗,就是不能建功立业。五属只有行政诉讼,没有军政之权。这很大程度上可能是管仲在对改革所产生的弊端的让步,就是要向贵族们妥协,即便推行的是所有资源归国君控制和分配,可是这些贵族们只要不犯什么政治错误,就还是可以世代为贵族,不至于让那些居住在乡野的乡民们所推翻,资源控制在国君手上,贵族们只要听话,那还是齐桓公的好贵族。

任何时代皆为如此,爱钱的人总会与爱钱的人形成同盟,同样派系的人总会保护自己派系的利益,这即是所谓圣人的管仲也不能例外。管仲虽通过军事改革的方式,缓和了与国内贵族们的利益纠葛,军队实际上控制在贵族和权臣们的手中,这样的军队随着财富的增加和对外作战的每战必胜,无可避免的助长了他们的娇纵之心,齐国军队的战斗力也自然就要削弱。

更可怕的是后来为补充兵源,管仲推行以兵甲赎罪的制度,也就是不管犯了什么样的罪,只要能够当兵,就能免除罪责。这样的制度对于贵族们而言,更是一种免死金牌,贵族子弟们就变得无法无天,贵族们的腐化情况可能在管仲后期非常严重,这种制度对后世荼毒更为深远。更广大地区生活着的鄙野之民,却被世代束缚在田野之上,无法成为士兵,为齐国打天下。这些人其实才是齐国人数最多的那类人,他们才是军队的最有效来源。随着齐桓公的数年对外作战,和齐桓公死后的公子内乱,由贵族们组成的齐国军队逐渐凋零,而对新生力量的兵源的需求量也就与日俱增。

管仲在世之时,尚且可以依靠权力压制那些贵族们,可是当其死亡而后,即便是与其形成同门派系的鲍叔牙等家族,便也无法再控制齐国乱局,齐桓公的公子们才要囚禁君父,搞出一场内乱来。公元前644年的这年是齐国的倒霉年,管仲在这年去世,管仲推荐的隰朋和鲍叔牙也在这年去世,齐国最厉害的权臣们,都是老年人,而且都是一个派系的人。他们死了以后,苍老的齐桓公没了左臂右膀,也就更难控制齐国。这即是管仲爱钱而重视商业,以在齐国推行经济强国所带来的后患,齐国经济改革强国,军事改革则在弱国,这是管仲性格所决定的,也是他无能为力之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